<noframes id="5n5ph"><address id="5n5ph"><th id="5n5ph"></th></address>

          <address id="5n5ph"></address><noframes id="5n5ph">

            <noframes id="5n5ph"><address id="5n5ph"><nobr id="5n5ph"></nobr></address>

            <listing id="5n5ph"></listing>
              <noframes id="5n5ph">

                浙大網新集團20周年:立足求是創新基因,開啟數字時代新征程
                  發布時間:2021-06-04 08:44   

                大不自多,海納江河。浙大網新集團成立20周年之際,記者在位于濱江的網新雙城國際大樓對董事長趙建先生進行了一次面對面的專訪,探討的內容從網新初創以來一路走過的脈絡;到服務智慧城市的底層邏輯;再到數字時代的前瞻思考……這是一家平臺型企業的心路歷程,也是“求是創新”內涵的一次深入解讀……

                浙大網新集團始終立足浙江大學“求是創新”基因,成為一家匯聚技術、創新產品,服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平臺型企業,致力于成為科技與產業融合時代的數字化賦能者。

                【壹】

                在長期主義與短期主義的思考里,

                探討“迭代”的辯證關系

                20年的時光,始于新世紀伊始的廣闊想象;20年的發展,是國民經濟從高速度到高質量發展的歷史轉變,也是中國社會民眾的關注點日益轉向幸福生活獲得感的心路歷程;是產業環境對效率、科技、智能、互聯等關鍵詞的不斷探索、期待和想象。

                對于一家企業來說,在國民經濟的發展中始終調整自己的位置,要依靠準確的方向把控和推動自身“迭代”的勇氣,在趙建看來,變革或者說“迭代”,并不總是面向長遠的一種愿景,或是藍圖,它可以非常具體——創新發生在產業布局、技術研發的宏觀構想里,也蘊藏在日積月累的工作思考中:

                “我們要求網新既要把長期的路線描繪清楚,也要對于每天所發生的事情進行思考,是不是能夠不斷找到更好的創新點,找到更優的方法?!?/p>

                從認知學習到工作方法變革,再到行業的變革思考,這是網新沿襲多年,一以貫之的一個過程。

                趙建回憶近年來網新在各層級員工中倡導的“認知”學習,其中蘊含著對“長期主義”和“短期主義”的辯證思考:

                “你以前看到的網新,曾經是一個軟件公司、產品公司,或者是系統公司,我們始終不曾忽視對標和參照那些優秀的企業,包括他們的文化、他們的工作場景,以及思路方法,并從中汲取提升之道?!?/p>

                “剛創業的時候是1992年,那時浙江大學有8個廠、100多家公司,而今天他們中的大多數已經不存在了?!壁w建說,“濱江最早的第一家企業,是我們的海納半導體,后來濱江相繼出現了許多的高新技術企業,更好的公司不斷崛起,落后的產業不斷被淘汰,我認為這就是一個時代的變遷?!?/p>

                趙建的思考里,蘊藏著網新總部所處的濱江——這片杭州數字經濟高地的發展邏輯,某種意義上也是20年間高新區崛起的內在密碼,如同叢林生態、萬物生長。趙建說,“總有新的生物基因、生物品種出來,因此我們要不斷創新改變自己?!?/p>

                長期主義的思考里,網新既有不斷學習的動能,也有堅守求是基因的傳承。

                趙建說,“公司里可能場地變了,人變了產品變了,這很正常,但是我們的基因是要傳承下去的?!?/p>

                他打了個比方,浙大西遷的時候曾經在貴州湄潭流動辦學,如今學校幫助那邊重建,這是一種報答,也是一種尋根之旅?!按髮W是這樣,企業也是一樣,我們如何在我們這一代推動創新發展,同時完成一個基因的傳承,這是站在20周年的節點,必須思考的問題?!?/p>

                【貳】

                謀定而后動,知進而有得

                從浙大校園到數字時代前沿,不斷踐行“求是創新”

                2021年的全國兩會上,省委書記袁家軍對建設“數字浙江”提出了高屋建瓴的思考,袁書記將2017年以來數字浙江建設加速推進的過程,分為“最多跑一次”改革、政府數字化轉型和數字化改革三個階段。

                袁書記說,“數字化改革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的一次全方位拓展和升級,是浙江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大戰略舉措?!?/p>

                這是站在未來發展的角度,對浙江區域發展、產業宏觀變革的綱領性思考,面向數字經濟這一方興未艾的時代趨勢,網新圍繞“數字、智慧、創新”已經進行了持續的深耕,20年間,不斷定義著“求是創新”的新解答。

                數字化的歷程,某種意義上也是國民經濟轉型升級的一個歷程,“春江水暖鴨先知”,企業作為社會細胞,是最敏銳的感知者、走在前沿的實踐者、以及模式創新的思考者。這個過程,伴隨著突破和躍升,但同樣,用趙建的話來說,也曾經歷過困惑、迷茫,甚至痛苦。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

                “第一階段的困惑,來源于資源和方法,我們胸懷理想,但是缺少一個特別清晰的方向?!壁w建回憶網新發展的“青春時代”,“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我們這一代人,實際上也是中國發展改革的一個縮影。但是回過頭來想,那個時候也是中國數字化最啟蒙的階段,我們給它定義為信息化?!边@是網新如切如磋的開創歲月。

                行百里者半九十,隨著數字時代篇章的開啟,計算機、互聯網、人工智能、AI等領域,成為國民經濟和老百姓日常語境中耳熟能詳的事情,關于“求是創新”的定義,網新交出的答卷變得愈發生動具體。

                網新創始人潘云鶴院士形容科學與藝術的關聯,有兩句話:山腳共起步,山頂復重逢。要將路愈走愈寬,道路本身的延伸很重要,自身的硬實力更重要。

                網新人發現,不管道路怎么走,有幾個關是必須要過的:

                趙建說,“一個公司要能發展,你必須要有好的產品。要有好的產品必須要有好的投入和人?!苯涍^十年的實踐,網新將自身打造成了一個產品型公司。

                十年之后,網新很快發現,一個新的“物種”出現了——互聯網企業,它也在做產品,但是這個產品似乎跟自己做的完全不一樣!

                第二個階段的困惑產生了——面對互聯網公司的模式創新、商業創新、技術創新,網新發現自身處在“另一條賽道上”。

                趙建坦言:“隔壁的這條路,看起來更寬闊、更具現代化,但是再仔細一看呢,機會好像沒有——那條道上已經擠滿了人,那個時候,我們好像覺得束手無策?!?/p>

                戰略層面的定力和智慧,在這些時間關口,將其重要性體現得淋漓盡致。

                網新并沒有扎堆進入“互聯網公司”的窠臼,用趙建的話來說,“網新一直也在尋求機會?!?/p>

                機會總是垂青于有準備的人,當“消費互聯網”逐漸向“產業互聯網”轉變,網新發現,To B的方向中出現了To G的需求,而這正是自身深耕多年的那條快車道——數字化賦能,這與當前數字時代建設的規劃不謀而合。

                “我們理解,省委書記提出的數字化改革,可以演繹出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就是數字化賦能,第二個是就是治理結構組成,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網新近年來持續深耕研究的方向,也正是數字化賦能的內在要求,而我們所具備的技術積累、平臺資源、互聯網工具,也已經有了充足的儲備?!?/p>

                時勢、機遇、準備、果決,缺一不可。

                【叁】

                知其源,識其旨,還需懂其法。

                互聯網邏輯的網新解讀:賦能

                相較于大型互聯網公司的云平臺,網新更關心的是平臺、技術以及賦能,趙建引用潘云鶴院士的一種表述:“一個是科研成果產業化,第二個是為更多的企業在數字化進程中提供好的工具?!?/p>

                “這是我們終于走到的,一種實用主義的道路?!壁w建說,“網新更關注的是產品思路、創新思維,我們把創新的能力變成一種工具,給社會廣泛使用?!?/p>

                記者看到,網新集團在新的企業介紹文本里把自己定義為“工程隊”或者是“施工隊”,正是這個邏輯的行業體現。

                “現在的很多產業互聯網公司面臨發展的困境,網新用低成本的方法去賦能,讓企業趕上產業互聯的快車道,正是我們不斷在做的事情?!?/p>

                這也是趙建在一開始提出的“短期”和“長期”辯證思考的另一個解答:“這是長期主義的創新,中國互聯網的產業互聯網,大概有至少20年到30年的黃金時期,可以不斷地去推動這樣的一種革新?!?/p>

                沿著這樣的思路,網新近年來在交通、教育、醫療等各個行業廣泛布局:在交通領域,推動自動駕駛、無人港口、智能運輸;在醫療行業,推動互聯網醫療、智慧醫療,未來醫療;在健康行業,推動健康管理、慢病管理、養老服務、康養服務、社區家庭醫生等;在娛樂行業,推動直播等新型文化產業;而在教育行業,網新也持續推動steam教育、智慧教室、智慧課堂等新生事物。

                識勢者勝,順勢者為,乘勢者贏。

                趙建的思考里,有著“大不自多、海納江河”的浙大校歌情懷,網新始終認為,一家企業無法解決所有問題,“我們不謀求巨無霸,相反,我們關注在互聯網行業的語境中,能依靠合作,把事情做成?!?/p>

                2020年,潘云鶴院士有一副丹青《祥云出霞圖》,長卷中氣象蔚然,畫家將科技和藝術相交融的胸臆暢懷抒發,不少名家在題跋中寫道:科學融于藝術,藝術融于科學,此乃人類文明發展之大趨勢……“求是創新”的新解,落腳到了以科技改善生活的最終訴求。

                趙建也向記者透露過潘院士的心聲:潘老師回顧這一生也蠻幸福的,他說計算機這個行業的發展,使得在不同的階段都有不同的說法,從互聯網+,到智慧城市,再到人工智能和數字化改革等等,都能趕上這個時代的最前沿的話題。

                “形式上在不斷地往前,實質上內核保持不變,所以潘老說這一生很幸福,網新也一樣,這就是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所走過的路?!?/p>

                【肆】

                依靠“不死的基因”持續創新

                恰如其分地跟上這個時代

                網新的架構圖,如同一個漣漪狀結構,這個當中有三個層次,這個生態中的每一個層次,都是與浙大的學科資源密不可分,放眼中國的大學,乃至國際的大學,有沒有類似的模式?

                回答是沒有。站在企業生態的角度,趙建不斷審視著網新持續“長青”的密碼——

                “我認為企業就三種能活下來,第一種,就是家族企業,重點在于維持它正常的生態;第二類企業就是全球化企業,特點是不斷的合并,直到變成社會公眾公司;第三種就是像網新這樣的企業,要持續生存,就必須不斷地嫁接生態,換言之,這是一個‘不斷地死和生的過程’?!?/p>

                浙大網新集團,始終與浙江大學有著無法割裂的聯系,在趙建看來,大學是一棵長青的樹,“100年、200年,甚至像牛津劍橋都800年了,還活得挺好?!?/p>

                這也是網新最大的底蘊來源——依托浙大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不斷推動自身的蛻變和創新。

                除了思考企業和大學的關聯,網新也不斷解讀著企業的社會責任,統籌好“0和1”的辯證關系。

                “一個政黨、一個企業、一個社會組織,在新時代要有新的擔當和責任?!蓖ㄟ^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網新集團認識到,企業要發展,更要兼顧到社會的方方面面,積極勇于承擔社會責任——在發展的過程中,能夠讓周邊的環境、周邊的各方面都能進步。

                趙建說,“技術本身是個好東西,但是技術的發展會出現0和1,發展技術肯定是好的,壯大自己也是好的,但是同時呢也要幫助別人,實現良性的共同發展,最終實現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p>

                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

                誠如總書記所說,當前我們所經歷的時代,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用浙江大學校歌中的兩句話來概括,也非常應景:靡革匪因,靡故匪新——許多的“應運而生”,背后其實是積淀已久的“底層積淀”;同樣,所有的創新突破,一定有一個來自原點的信念。

                20年時光,砥礪前行;無垠的未來,創新揮灑。網新,不斷開啟數字時代新征程。

                返回
                计划软件